页面

2011年3月31日星期四

2011年3月29日星期二

2011年3月26日星期六

立正,向青春敬礼

在参加国民服务计划之前,我总是自恃高别人一截。就是那种“大乡里没见过世面所以假厉害”的情况。当时,出身小镇的我,从来没有参加过像国民服务计划这样参与者这么多的活动,想当然我认识的人也不多。就因为自己的学业成绩还过得去,当时的自己正是处于对什么事情都嗤之以鼻的阶段。

进了国民服务营,我才真的被营里“卧虎藏龙”的氛围给吓着!左边一个营员的预考成绩科科A,另一边的一个是田径项目的州手。。。。。。而我呢!这才知道自己是多么的自以为是!

此外,这些拥有惊人履历的家伙不只有实力,还勇气十足!

还记得,当时是我入营的第三天。当天早上,所有学员和导师都集合在营内的操场里。这时,其中一位导师不徐不急地走上了讲台,透过麦克风,进行了简短的自我介绍后,说道:

“谁有兴趣成为男营员团长和女营员团长的请举手!”

这时席地坐在操场上的营员们个个变得和雕像似的。

“ 谁会这么大胆啊?毛遂自荐也不能用”举手”这么明显的方法啊。”当时我的脑海中出现了这句话。

我错了。

不一会儿,在四百多位营员中,有人举手了。举手的是一个印度女生和一个华族男生。当然,最终他们成了女营员团长和男营员团长。

当时真该为他们的勇气来个热烈的鼓掌!

从此以后,“世界那么大!厉害的人是很多的! ”成了我时常提醒自己保持虚心的一句话。

2011年3月25日星期五

家有乌龟慢慢爬@路边奇怪的大石头(1)

放学铃声响了。我在校门口等念学前班的妹妹出来。看见两根辫子绑着红色的丝带,就知道是妹妹了。

“哥,我想去食堂买冰淇淋!”妹妹把水壶递给我,然后掏出小钱包拿出一块钱往食堂走去。

“不要吃冰淇淋,妈妈说放学了就快点回家,昨天,妈妈不是叫你别吃太多冰淇淋吗?”

“不要紧啦!”妹妹不理睬我。

买了冰淇淋后,我们一起走路回家。在回家途中,路边两旁大树的黄花随着微风轻轻地飘落。

“哥,你看,这块大石头怎么这么奇怪呀?”突然间妹妹喊道。

我这个妹妹虽然在中菁小学只是念学前班,但却冰雪聪明,她一口咬着冰淇淋,一手指着路边的一块大石头。妹妹今年六岁,她最擅长做的事情就是发问,如果发问的次数可以列入世界纪录的话,我家的妹妹不用说一定得冠军,随时还破了纪录呢。对于妹妹的第一道问题要非常警惕,不可以随便回答,万一不小心给了一个激发她好奇心的答案,那么她接下来的问题就会排山倒海地压下来。我这个哥哥,也会招架不住的,虽然我是个英明的哥哥。

我的眼睛继续注视着老松树上的一个鸟巢,脑海里在想象着如果一幅老松树和小鸟相依的画面,那感觉多么温馨呀。

妹妹见我不理睬她,索性跑了过来,拉着我的说说道:“哥,你看嘛,你不觉得这块大石头很奇怪吗?”

我被她拉到另一个大树旁边,树上结满了美丽的黄花,风轻轻吹来,黄花就一朵一朵地飘落。

“哪里?哪里?石头在哪里?”我弯下腰,看见有一块大石头。

……

2011年3月24日星期四

水族的召唤@第一章

“颖聪,缩手!”

曜圣突如其来的吆喝,不只正在鱼缸洗手的颖聪,就连走在前面的我们也吓一大跳。

那是一个放在门外转角的鱼缸,加上黄昏日落,根本看不见里面有什么。

可是当我们的视线落在鱼缸的标签上时,顿时头皮都发麻了。

因为标签上赫然写着: 亚马逊食人鱼

颖聪举起只剩下骨头的手掌……我不禁闭上双眼。

“没事,鱼缸里没有鱼。”子纬的声音在门口响起。

这是学长子纬家的水族馆,由于雇员突然离职,急需人手,所以叫我这个假期去帮忙。

我想都没想就答应了,而且擅自邀了颖聪、曜圣和Ben同去,因为我知道他们和我一样,对水族馆充满好奇。

平时仅仅售卖观赏鱼的水族馆都让我们流连忘返,何况这个专门养殖世界稀有鱼种、只供参观的水族馆,能来帮忙简直就是梦想成真!

“就是嘛,哪有什么食人鱼的。”颖聪不服气,不住往缸里看。

“不是的,你还真别再往水里伸手,这里可能有比食人鱼更可怕的东西。”

我们当时没在意子纬的话,反正除了颖聪,有谁会在鱼缸里洗手?

“子纬,你不介意我多带几个朋友吧?”这招先斩后奏只能用在像子纬那么熟的朋友身上,别人我可不敢。

“欢迎欢迎,越多人越好,来,快请进。”子纬一眼就认出Ben和曜圣,他们以前一起打过球。

“我是颖聪。”颖聪自我介绍。

“我知道,你在歌唱比赛得过冠军。”

“你记得?你怎么会记得?”难得被记住那么光荣的时刻,颖聪乐得合不拢嘴。

“得了你!”瞧他得意的模样,我忍不住推他。

踏入室内,两边都是从天花板延伸到地下的玻璃墙,缤纷的珊瑚群以及前所未见的水
生植物,在璀璨的灯光晖映下宛如奇幻世界。

“太美了!太美了!简直跟电影里一样!”颖聪又叫又跳。

“什么电影?”子纬问。

“我也不知道,可是只有电影才会出现这种壮丽的场面不是吗?”

“是吗?”子纬笑笑。

说真的,连我也大吃一惊,之前这里不过是一间设备简单的水族馆,没想到几年没来,扩建得那么宏伟。

“我们要做些什么?”曜圣也是水族迷,据说本来已经报名学潜水,但为了来这里而延后。

“待会再说吧。”

“会很累吗?”颖聪忙问。

“你不想做的话,现在回家还来得及。”我说。

“很累的话就要加薪啊。”

“加辛没问题,辛苦的辛。”子纬拍拍颖聪。

“我想问的是……怎么都没有鱼?”一直走在最后的Ben突然说。

子纬蓦地停下脚步。

鱼?

由于一开始就被缤纷的珊瑚吸引住,完全没留意了有没有鱼。

“该不会……全死光了吧?”

颖聪这乌鸦!我正想踹他,却听到子纬:

“我也不知道。”

“你不知道?”我们异口同声。

“嗯,它们像空气般,一夜之间消失无踪。” 子纬缓缓地说。

让人不解的是,子纬在诉说如此离奇之事时,语气竟然还能那么平静。

“为什么?为什么会这样?”颖聪追问。

子纬摇头:“不知道。”

“我们不会也一夜之间消失掉吧?”颖聪低声说。

我向他使眼色示意他住嘴。

“有什么我们可以帮忙的吗?”曜圣也是礼貌上问问而已。

因为没有鱼的水族馆根本不需要什么人手。

“如果没事的话,我们现在回去还能搭上最后班车。”Ben看看腕表,他现在还可以赶
回去看他的世界杯。

“不!请你们务必留下。”子纬出乎意料的回答,我们一时没反应过来。

“为什么?都没有鱼了,留下来做什么呢?”

“不,我知道它们还在的,我要把它们找回来。”子纬坚定的眼神,让人无法抗拒。

“找……找回来?鱼?”颖聪结巴。

子纬点头。

“怎么找?去哪里找?”

我不禁怀疑眼前这位三年前以优异成绩毕业的学长,也曾经是我们科学学会会长的子
纬,脑袋是不是出事了。

“别担心,我没事。”子纬仿佛能读出我的心事,一再说:“相信我。”

然而,他越是辩解、我越感不安。

“来吧,晚餐准备好了。”

“有晚餐?”来之前才吃了一大碗云吞汤面的颖聪,听到有吃的马上精神振奋,只差没和子纬把臂同行。

我隐约听见曜圣和Ben在后面耳语,正想问他们说什么,子纬突然回头:“待会给你们看一样东西。”

“什么东西?”

子纬但笑不语。

不晓得为什么,我直觉子纬已经不是当年的学长,至于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,我一时又无法说清。

但这疑虑很快就被打消,而且让我深信我们之间的友谊始终如一,甚至为自己有过这样的疑虑而惭愧不已。

2011年3月22日星期二

萤光城@第一章

一个不明来历的包裹。
这包裹如的出现,到现在还是一个谜。


这天傍晚,熊叔叔一阵风似的,从后门回到屋里,“嘭”一声,把自己锁进房里头。

熊叔叔这几天,行径古怪,但并不会引起彦彬和彦珊哥妹俩太大的反应。
每一年,这些时分,熊叔叔大概有一两次是这样神经兮兮的。
他这精神紧张的举动,被彦彬和彦珊命名为“赤道季候疯”。
相信这季候疯跟他等待的消息,有莫大的关系。
他究竟在等什么,彦彬彦珊从不过问。
这一刻,房门在他俩背后大力地关上,实属平常,影响不了电视节目的剧情进展。
倒是随后一连串急促的门铃声,打扰了兄妹俩。
门铃响得很急。彦珊冲过去开门的时候,门外却半个人影都没有。
号称小旋风的彦珊,可不是省油的灯。
她气得跺脚,向着那空空的巷子过道,狠狠地吼。
“是谁?竟然这么幼稚……”
她话还没说完,眼尖的双生哥哥——彦彬,发现门口那深红色的踏脚地毯上,无端端多了一个包裹。
包裹挺不起眼,大约一本汉语词典的大小。
彦彬一个箭步拿起包裹,左翻右翻,仔细端详。
包裹上的地址是手写的,送信者的姓名地址全模糊了。
上面有干掉的水迹。 幸好收信者的那一面,清楚地写着“贝尔先生”的名字。

单凭套着包裹的蜡油纸,谁也猜不准里面到底是什么。
彦彬小心翼翼的把包裹捧进屋里。
电影或电视的剧情大多是这样——要注意它有没有“滴答滴答”的响声。

没有。幸好!
第六感超强的彦珊说:“看来,我们又可以出远门了!”
这时候,熊叔叔又从房里冲出来。“给我!”

2011年3月20日星期日

邻家小孩@老师文字馆


看看老师们如何写班上的一些趣事。

2011年3月19日星期六

立正,向青春敬礼@蔡爸爸和蔡妈妈的话

了孩子写的文章,我们觉得自己更加了解孩子的想法了。当初孩子被选中参加国民服务,我俩免不了担心,因为她可是从未离过家的小孩啊!可是在营地开放日时,看见营地齐全的设备,看见孩子完全没有怨言,同时滔滔不绝地向我俩讲述在营地里发生的趣事……,原来我之前真的过度担心了。若你的孩子快要参加国民服务计划了,我们想告诉你,不用那么担心自己的孩子,让他们去玩个痛快吧!就连我们那从未出过远门的孩子也能在国民服务营里适应得那么好,这就表示你的孩子也一定能适应,甚至享受国民服务的过程。

2011年3月17日星期四

大树的小说和漫画在大众书局上架了!


在甲洞Jasco 大众书局拍下的相片。





在槟城Queensbay Mall 里的大众书局也有卖哦!



来,邡眉老师为你介绍好看的小说

2011年3月16日星期三

2011年3月15日星期二

2011年3月14日星期一

家有乌龟慢慢爬@作者的话

老家厨房的沟渠洞口,总会找到一两只迷路的小乌龟。妈妈在厨房切菜时,这些寄养在厨房里的小乌鱼就会闻肉而至。妈妈会把肉切成小片小片喂小乌龟吃。

也有迷路的小乌龟在路边打横走过马路时,被骑着摩托车的老爸看见,顺手带回家。我们家厨房是小动物的聊天室,养有乌龟、壁虎、蟑螂和老鼠。有一次,我拿了杀虫剂往电冰箱底喷射蟑螂。洗厨房的时候,于电冰箱底下,某只失踪七天的小乌龟随水冲了出来,剩下空壳一片,应是我错手杀害的。

对小乌龟,我始终抱有愧疚。记忆中的小乌龟没办法回家,如今我把它写下来,算是一个它和我告别的方式吧!

2011年3月10日星期四

水族的召唤@精彩介绍

镇川北衣领遮盖着的脖子到底隐藏了什么秘密?你敢掀开他的衣领一探究竟吗?

水族馆里的水族箱仿佛和大海有联系,为什么失踪的Ben 会在水族馆出现?

看不见底的神秘通道据说是通往海底城的通道,但只由跳进去才会知道这不是真的。

你相信吗?人竟然可以在水里呼吸,像鱼儿一样在海里自由自在的游来游去。

灯塔水母拥有再生能力,这样的能力若转移到人类身上,人就能长生不老了,你想要这样的能力吗?

2011年3月7日星期一

萤光城@精彩介绍

一个来历不明的包裹引领着一行人展开不可思议的探险之旅,寻找传说中的神秘之城。一路上,谜团一个又一个接踵而来。

探险队的白博士和彼得医生神情古怪,竟然神不知,鬼不觉地把追踪器贴在彦彬身上,他们到底有什么阴谋?

神秘之城——萤光城会是个怎样的地方?据说,萤光城有一种拥有神秘力量的宝石,也称为幸运石。这幸运石很有灵性,只有和它有缘分的人才能得到它。敌人对幸运石虎视眈眈,彦彬他们要如何摆脱敌人的追踪,进而达到他们要进入萤光城的真正目的呢?

谢谢大家对大树出版社的支持!

阅读让我们打开世界的另一扇窗。阅读有什么奥秘?

大家不妨动身去寻找答案吧!